您的当前位置:​网站首页 >> 望族名祠 >> 望族名祠 望族名祠

泉州南音

分类:望族名祠  发布日期:2017-04-21 02:36:27  浏览次数:1792  [返回]
  泉州南音,又称弦管、南管、南曲、南乐、御乐、郎君乐等,是发源于历史文化名城泉州的古老音乐。泉州南音的根源可上溯至唐代,它集萃唐以来中原雅乐之遗韵,后来又吸取昆腔、戈阳腔、青阳腔、潮调、佛曲、道情等精华,形成格调韵味自成一格的音乐体系,它和西安鼓乐、山西五台山音乐、北京智化寺音乐等被认为是中国最具代表性、最古老的传统音乐。泉州南音还是保存我国古代音乐文化最丰富、最完整的一大乐种,有着历史长河中多种典型因素的积淀,被誉为“中国传统音乐的活化石”。
  崇拜祖师
  泉州南音尊崇后蜀皇帝孟昶为祖师,南音爱好者自称“郎君子弟”,是一个非常独特的行业祖师信仰,,有异于泉州戏曲界如梨园戏、高甲戏、木偶戏等崇拜戏神田都元帅(雷海青)。
  孟昶(919—965)五代时后蜀国君,刑州龙岗(今河北邢台西南)人,934—965年在位,乃后蜀建立者孟知祥第三子。初名仁赞,字保元。《温叟词话》记载:“蜀主孟昶,尝纳徐巨璋女,拜贵妃,别号花蕊夫人,复名慧妃。迨蜀王,太祖闻花蕊名,命别将护送到京。旋召入宫,纳之。因昶美丰仪,喜猎,善弹,好属文,尤工声曲。夫人心尝忆昶,悒悒不敢言,私绘昶像以祠。复佯言于众曰:‘奉此神者,多子。’适宋祖见而问之,曰:‘此和神耶?’夫人亦托前言,讳其姓曰‘张仙’以对。帝闻之,即焚香拜祝,传闻后果生子。乃敕封为‘郎君大仙’,特赐春秋二祭。”或许正是因为孟昶“善弹,好属文,尤工声曲”,“预制新曲”的缘故,南音子弟才将其奉为祖师爷。
  “祭郎君”
  旧时南音馆阁都悬挂有“郎君爷”神像和南音先贤名录,每年八月十二日孟昶祭日及春秋时节,必举行隆重的“祭郎君”仪式与“祀先贤”仪式,即在祭郎君之后,祭祀著名的南音乐师“五少芳贤”和本馆阁已过世的历代南音先贤。传统的“祭郎君”仪式有着严格的仪规程序。通常在下午五点左右进行,先由馆内长辈摆设香案、祭器和祭品,准备好祭祀中必需的物品,一切准备工作完成后,先以“上四管”形式环立于郎君爷像前奏乐,先奏谱《梅花操》首节“酿雪争春”、次节“临风妍笑”,接着清唱专门用于祭郎君或庆贺寿诞的祭祀乐《金炉宝篆》,之后再奏谱(纯器乐曲)《四时景》五节“暮蝉轻噪”、六节“零露飘玉”,七节“霜钟逸响”、八节“急雪飞花”。奏乐完毕,即开始正式的祭典仪式,由司仪唱仪,馆阁负责人或资深教授(南音老师)主祭。
  “祀先贤”
  “郎君祭”仪式完成后,接着祭祀历代先贤,祭典规仪和祭郎君基本相同,惟祝文不同而已,“祭先贤”礼毕之后,亦应以“上四管”环立于先贤名录之前奏乐,先奏谱《五湖游》首节“金钱经”,接着唱祭祀乐曲《画堂彩结》,最后奏谱《五湖游》二节“喝哒句”、三节“醉太平”、四节“番家语”、五节“折采茶”。至此,作为传统泉州南音最重要的信仰习俗活动之一的“祭郎君”和“祀先贤”仪式全部完成。
  “拜馆”
  南音馆阁、社团间往来有一种很独特的习俗,称“拜馆”,当南音弦友到达另一南音馆阁时,需先行香礼拜主方馆阁内奉祀的“郎君爷”,之后才整弦演奏联谊。一些馆阁更是结为“姐妹社”,以加深感情,加强往来。
  “御前清客,五少芳贤”的由来
  古时南音盐场需搭盖锦棚,上面悬挂“御前清客”横彩(后衍为“御前清曲”),横彩边挂一盏木质宫灯,台中放置五把太师椅,两只木雕小型金狮子(现衍为四只),左旁立一绣有黄龙的凉伞,一应摆设,可谓张灯结彩、金碧辉煌。这一切都源于清朝中后期开始流传的康熙皇帝恩宠泉州南音的传说。据林霁秋《泉南指谱重编》记载:“清康熙五十二年(1713年)癸巳六旬万寿祝典,普天同庆,四方庚歌毕集。昔大学士安溪李文贞公(即李光地)以南乐沉静优雅,驰书征求故里知音妙手,得晋江吴志、陈宁、南安傅廷、惠安洪松、安溪李仪五人进京,合奏于御苑。管弦条鬯,声调谐和。帝大悦,除其官,弗受,乃赐以纶音曰‘御前清客,五少芳贤’,并赐彩伞宫灯之属归焉”。南音演奏时,弹琵琶、二弦者为防止乐器滑落,往往将大腿盘上(跷二郎腿),相传在御苑演奏时,在皇帝面前跷起二郎腿有失礼仪,康熙皇帝于是命太监将龙椅之前的两只金狮子拿下来,一只放在弹琵琶的脚前,一只放在弹奏二弦的脚前,让他们垫脚,以防乐器滑落,故南音乐手有“脚踏金狮”的荣耀。
  “起指”和“宿谱”
  南音演奏时,有“起指”、“宿谱”的规矩,即开始演奏时要奏指套(嗳仔指或箫指),继而唱曲,最后以演奏纯器乐曲(谱)作“煞尾”,完成一场演奏。南音演奏还讲究“和谐协韵”,唱曲时,要以同一“滚门”(调高)的曲子接续连唱,若要换唱另一“滚门”的曲子,要以连缀不同“滚门”的曲子作为“过枝曲”加以过渡,才不致于“背韵”。例如,有一场演奏“四空管”的程序是这样的——开始奏嗳仔指《纱窗外》,再奏箫指《春今卜返》,箫指奏完后,起曲唱慢头《只见光景》,续唱长滚曲《暗想君》等,再唱长滚过中滚的过枝曲《中秋时节》,然后唱中滚曲《轻轻行》等,中滚曲唱完后,续唱过枝曲《三更时》,由中滚转过短滚,接着唱《夫为功名》等,短滚曲唱完之后唱慢尾《谢天地》,至此,曲已全部唱完,再以奏谱《八展舞》作为“煞尾”,至此演奏全部结束,全体演奏员起立谢幕。

点击关闭
  • 客服